电脑版

营收增速放缓 南极电商股东频频减持

时间:2020-03-20 06:51    来源:中国经济网

《投资壹线》吴微

李子柒、李佳琦让人们重新审视了网红经济,带热了MCN(网红)概念股。星期六(002291.SZ)凭借这一概念,股价在一个月内上涨了数倍。然而同样顶着网红直播概念的南极电商(002127)(002127.SZ)股价却停滞不前,走势胶着。

抛弃生产端,主要运营“南极人”这个品牌,为中小企业提供品牌授权与品牌运营的南极电商在移动互联网时代遭遇了中年危机。业绩快报显示,2019年南极电商营收增长率是其借壳上市以来的最低值。此外,2019年来股东累计减持超过11亿元的股票,也让其南极电商的股价进一步承压。与大股东设立化妆品子公司,布局化妆品市场,不知能否唤起南极电商的第二春?

品牌授权颓势难挽

南极电商前身是“南极人”内衣品牌的生产、销售商,在互联网电商崛起时南极电商抛弃了生产端与销售端,将公司的主要业务转移到“南极人”品牌的运营与授权上,公司通过收取生产商的品牌授权费以及销售商的品牌服务费获利。2015年,南极电商通过借壳新民科技成功登陆了资本市场。

抓住电商市场发展机遇,为中小企业提供品牌服务的南极电商曾是互联网时代的弄潮儿,借壳以后的南极电商通过不断扩大品牌授权范围,设立、经营新品牌维持了公司营收的增长,网友甚至调侃“万物皆可南极人”。到2019年,南极电商旗下已管理、运营有“南极人”、“卡帝乐鳄鱼”以及“精典泰迪”等多个品牌,公司授权的产品涉及内衣、家纺、鞋袜、服饰以及母婴用品等320个子类目。

随着电商市场愈加成熟,成立电商平台,创造互联网品牌的难度也大幅降低,部分中小企业纷纷创建自己的品牌通过电商渠道进行销售;此外,七匹狼(002029.SZ)、浪莎股份(600137.SH)以及三枪等竞品公司也在积极布局电商渠道,一定程度上分流了南极电商授权厂商的客户,增加了南极电商开拓新授权厂家的难度。而为了保持公司收入的增长,南极电商品牌授权的滥用也造成了其管理的品牌产品质量参差不齐,多次被相关部门处罚,投资者也在深交所互动易平台上多次表达了对南极电商授权产品品控的担忧。过度消费旗下品牌的南极电商,已伤害到了公司的品牌形象。

此外,为了保持公司营收的增长,2017年南极电商还收购了做移动互联网广告分销的时间互联,并在当年完成并表,短暂拉高了其营收增长率;但随着广告传媒市场的低迷,以及新兴互联网品牌的崛起,2019年南极电商的营收增长依旧大幅放缓。

成立关联公司遭遇质疑

面对营收增长放缓,早在2017年,南极电商就试图通过以9.56亿元收购时间互联切入当时热门的移动互联网领域,帮助公司摆脱增长困境,让企业焕发第二春。但与南极电商品牌服务业务的高毛利不同,时间互联主要从事移动互联网广告的分销业务,通过统一采购移动互联网广告资源再进行分销以获得利润,因此时间互联的毛利率较低,收购时间互联未能给南极电商带去较高的利润增长。

随着2018年、2019年移动互联网创业活动的减弱,尤其是P2P公司的出清,广告传媒行业尤其是互联网广告市场出现较大程度的调整,腾讯、百度等互联网巨头的广告收入增速均出现不同程度的放缓。在广告传媒行业整体调整的背景下,南极电商的移动互联网业务也受到了一定的影响,这项业务的毛利率持续下滑。2019年上半年,南极电商移动互联网业务的毛利率为7.66%,较2017年披露的13.68%下降超过4成。

除了通过收购时间互联切入移动互联网广告业务外,南极电商还拟通过与大股东设立关联公司,切入线下零售与化妆品市场,以求摆脱公司营收增长困境。2019年12月南极电商公告称拟出资4000万元,占股40%与大股东设立关联公司,布局线下零售;此后在2020年2月28日南极电商又公告称拟出资2000万元,占股40%与大股东设立化妆品子公司。然而,南极电商与大股东设立线下零售子公司的计划被交易所质疑南极电商大股东违反了同业竞争的承诺,并受到了交易所的问询。

股东减持吝啬分红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南极电商营收增速放缓的同时,其股东也在争相减持。2019年2月南极电商实控人张玉祥及其一致行动人就公告了减持计划,并在当年9月份完成了减持,合计减持了南极电商2.51%的股份,减持金额达6.45亿元。此后,南极电商5%以上股东东方新民、新民实业以及董事刘睿也加入了减持队伍。其中,东方新民及其一致行动人减持后持有南极电商的股权比例已低于5%。

截至2020年1月16日,南极电商各股东合计减持了11.19亿元的南极电商的股份。其中南极电商控股股东张玉祥减持金额为6.45亿元、东方新民及其一致行动人减持了1.84亿元,新民实业减持了1.45亿元,董事刘睿减持了1.44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10月31日,南极电商公布了一笔回购计划,拟回购1.5亿元到3亿元的公司股票,并在2019年10月完成了回购,合计回购了1.52亿元的公司股份,而南极电商股东减持的时间窗口与其回购时间窗口存在一定的重合。

此外,虽然南极电商借壳以来其净利润逐年增长,但公司却鲜有现金分红,仅2018年分配了1.01亿元的利润,其未分配利润已高达数十亿,南极电商的高增长并未给中小股东带来相应回报。(投资壹线出品)